当前位置: 首页 > 征文作品大学生组 >  伯牙可好,子期可安?——记我的韩国知己安
六月有奖征文: 伯牙可好,子期可安?——记我的韩国知己安

作者:姜海洋 | 来源:大连外国语大学研究生学院

认识安是在大三那年,刚开学不久,学校原聘请的外教由于家里的原因,无法来赴任,没办法我们的外教课一直空着,直到有一天精读课的金老师和我们聊天时说起新聘请的外教。大家好奇地问是什么样的老师,金老师神秘地说:“很有个性”,这句话让我对这位外教的到来增加了一丝期许。

  上了大三,课程增加了很多,刚开始上一周课,就感觉很疲惫,周末室友张罗去唱歌,结果大家玩到半夜才回寝室。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已经7点半,突然想起这周的外教课要开课,赶忙往教室跑,刚到教学楼门口,上课的铃声就响了,我注定是要迟到了。韩国人是很重视时间观念,第一次上课就迟到,我想无论怎样解释,都过于牵强,慌张跑到教室门口。隔着教室门的玻璃我看到了这位外教,瘦瘦的身形,齐耳短发,白皙的皮肤,长着韩国人典型的脸蛋。迟到的我很谨慎地敲门进去,弯着腰准备低头向她鞠躬问好,她开口问我해양씨,맞지요?”(是海洋么)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有一点不知所措。可能看出我惊慌的表情,她转换为汉语笑着对我说 “我听说在中国迟到的话,可是要请客的”这一说,班里同学都笑了。这是我们第一次接触,虽然有点小插曲,但在我心中隐隐地感觉到她的不同。由于我是班级的学习委员,少不了和她沟通学习、出勤、作业等情况,渐渐地和她熟悉了。

  安的中文名翻译是吴承恩,她说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学识,也不敢去冒犯吴承恩老先生,于是她就把中文名字改为吴诚安,意为坦诚心安的意思,和她相识久了,我就唤她安。           

             千里姻缘一线牵——长城

  去年暑假和男朋友去北京玩,回来时和安聊起北京好玩的地方,她说她最喜欢中国的长城,我说外国人来北京都要去爬长城的,她说不仅是这个,是长城将她和中国拴到一起的。我好奇地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1995年安初次来中国,第一次和好友去爬长城,途中碰见一个算卦的婆婆,缠着安,非要给她算命。安的朋友劝她不要被骗,于是安也就没有理会,继续往上走。那位婆婆执着地在后面喊:“姑娘,我在这等你们下来!”从长城下来,已经5点多了。由于是冬季,天色已经擦黑,但那婆婆果真还在,上前便和安说:“姑娘,相信我,我不轻易给人家算命的。”无奈,安只好坐下来。算卦的婆婆让安报上生辰八字,一边攥着她的手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地说……。安由于刚来北京不久,汉语还不是很好,婆婆说什么也没太听懂,倒是模糊中听到好像什么男子。

  我急切的问道后面的事情,安继续说道,由于下雪,在回去的路上,安和她的朋友迷了路,雪越下越大,路上的车和行人越来越少。安说那时很害怕、焦急,看见有车路过就赶紧去拦,最后碰到一个大学生的自行车队,她和她的朋友就坐着自行车被送回了学校。为了表示谢意,安和她的朋友也报名参加了自行车协会,在这个协会他认识了他现在的丈夫,就是那晚载着她回来的男同学。虽然开始两个人语言沟通有些障碍,经过几次接触,彼此都发现有很多共同的兴趣和想法。相处的第五年,两个人经过深思熟虑选择结婚。结婚20多年,感情一直很好。安很感谢自己第一次的长城之行,所以每次韩国友人来中国,安必带他们去爬长城,还用中国的老话欺负人家说“不到长城非好汉”。

                  何陋之有?

  东北冬天是出了名的的冷,在室外待一会儿就会冻得手脚冰凉,人经受不住这种寒冷,动物更受不了。安和我们提起,她家的阳台上来了只小猫,安不喜欢猫甚至有些怕它。小猫饿了,就趴在窗户上叫,安就每天给它送牛奶和饼干。我们都劝说不要给小猫吃的,否则它会赖在这一直不走的。有的同学提议饿它几天,自己就走了,安不忍心那样做。就这样安像个小保姆似得每天三餐供养这位“小主人”,直到春天的一天,一只公猫来到此处,“小主人”被公猫“拐”走,安的苦差事才算结束。我们都笑她被这只没良心的猫给“甩”了,安打趣说道:“物质终究是敌不过爱情的,这很正常啦”。 

  临近大四同学们着急找工作,参加招聘会前,我去安办公室请她帮我看下韩语简历的事项。安看我拿着厚厚的简历,很生气地向我讲述前几天的事情。她和丈夫陪着几个朋友吃饭,饭后大家聊天时丈夫一位朋友聊起自己的儿子说:“明年6月份就要从新加坡留学回来,家里不想让孩子出去受累,还想请贤弟(隔着两个位子坐着的人力资源主管)给孩子在公司安插个工作”,说完站起端着酒杯去和那个所谓贤弟的人碰杯,那个人赶忙站起回道:“张总太客气了,您尽管放心吧。”之后,赔着笑又回敬了对方一杯。安听后很生气,坐在位子上直言不讳地对张总说:“你家孩子工作有着落了,那像我们班的那些孩子谁来给安排工作?”她老公赶忙站起来解释。讲到这,我就憋不住笑了。在我和同学眼中,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知我者为我心忧

  大四那年,准备去国外读研究生,我和安说了我未来的打算。安很赞同,也很愿意做我的引荐导师。因为有些资料需要送到国外去审查,但由于快递的问题,比预期时间晚了几天,首尔大学那边拒绝延长审查时间。安为了说服他们,带着我的资料和快递公司出示的延期证明飞到韩国,但最终还是以原则性问题被拒绝。回来时,安十分愧疚地向我道歉说,耽误了我的前程。我赶紧劝慰说:“这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尽力了”。

  国外研究生被拒绝,我只好选择国内院校继续我的学业,成为一名早出晚归的“考研党”。一次,在图书馆碰见安。她看我憔悴的面容,心疼地劝我:尽力就好,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平安夜那天,安打电话给我,邀我去她家玩。因为还有几天就考试了,好多东西背得还不熟,就想婉言拒绝。她说就半天,最后我拖着不是很清醒的脑子去了她家。进厨房帮安准备食材时,我发现她的所有调味品都是韩国产,我好奇地问起其中缘由,安说:“长期在国外生活,为自己的国家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支持一下本国品牌。”她还打趣地说:“每次回国,行李箱装的都是满满的酱油和醋。”

  那晚我们聊得很开心,安又提起我的事情。说起没办成,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我开玩笑地说:“和国外相比,我还是喜欢国内的。哈哈!您就帮我祈祷我这次能考上吧。”烧酒喝得太多,头疼得厉害。第二天醒来都已是正午,发现安在厨房忙活,看见我起身,她赶忙叫我过去。桌子上放着年糕,安示意让我吃。我咬了一口,安摸着我的头发大声说:“아이구 잘 붙어라(哎一股,一定会考个好成绩!)(韩国大型考试时有吃糕的习俗,暗义名次会牢牢贴在榜首)我望着安,一句话也说不出,暗暗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对得起这块糕。

  借着安的这块糕,我考上了研究生,但安已随丈夫派驻到美国工作。送安走的那天,安送给了我一份礼物。走出机场,我打开礼物盒,是枚明信片,正面是我们吃着冰激凌傻笑的合影,背面是一行文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我与外教"全国征文大赛活动组委会办公室
电话:010-52480300  传真:010-689486369  邮箱:wetalent@waijiao.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