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征文作品大学生组 >  我与外教
六月有奖征文:我与外教

作者:邢忆南 | 来源:江苏师范大学

要是两三年前提起外教,脱口而出的恐怕是是高中的英语外教。他在课堂上运用幻灯片和视频把课堂气氛把控得像是一节春运的车厢,每个人都可以在讨论的时间里畅所欲言,开怀大笑,突突地冒着活力和创意的热气。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投入地去享受这种与众不同,去感受别国的课堂,去体验这种课堂背后文化的撞击所带来的新奇而又愉悦的效果。

一年后我被大学录取,由于学习的是中俄学院的金融工程专业,不可避免地又一次接触到了外教。这位教我们俄语视听说课程的老师叫马列克谢,当时我还幻想着和高中一样令人向往的课堂。然而第一节课的氛围让我对自己对于外教课堂的理解产生了怀疑,幻想一下子破灭,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吹得无影无踪。

当时俄语视听说被安排在大一第一学期的第一节课,我们应该大部分在此之前还没有接触过俄语。当听见马列克谢老师说出你好那一串俄语,当时整个人就陷入了迷茫,都说俄语难学,有颤音,并且语速快,发音又奇特,整堂课大家都是听着仿佛是天方夜谭的语言,不会说中文外教在努力地让我们听懂,而我们却无能为力。他一遍又一遍地让我们去说你好等进行交流的简单的词汇,等待着同学们真真正正的自己的回答。出来才抱着极大的耐心和决心,然而我们这种对俄语的陌生,导致他说完一个单词要求让人重复时,我们根本连依葫芦画瓢都没法做到,全班鸦雀无声,氛围古怪又尴尬。好不容易结束了第一节课,作业要求根据一段俄语画画,然后下节课根据自己画的画描述自己的画。

当时我自身十分感兴趣,然后准备好了画,结果却好巧不巧地忘记带了。虔诚的祈祷并没有换来外教的遗忘,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我在根据印象补画的时候被发现然后被外教点名了。我当时十分紧张,毕竟是作为这堂课的第一个作业。坐在外教的对面,看着他灰蓝色的眼睛,我的手里是一只取代了作业本的有着作业照片的手机。就算是这样,我硬着头皮像是第一次上台的表演者,最后总算是磕磕绊绊地说完了一整片短文。应该是没什么困难的短文描述,硬生生地被我说成了单词的僵硬组合。最令人诧异的是,外教竟然打了分!毕竟这仅仅是一次课后作业,这样一个连环的失误造成的成果被很认真地打了分,这件事让我不得不课后向外教然后说明了原因,我才有了第二次机会。这是一次概率十分小的事件,但却给我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像是俄罗斯历来给人的印象那样,严肃、一丝不苟,不同于高中的英语外教。
   
后来我渐渐知道,在俄罗斯,课堂打分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随时随刻集中注意力上课成了一种条件反射般的习惯。随着时间流逝,我逐渐发现外教的另外一面。当我们大一还在贾汪校区,有一次,当时天阴沉沉的正是易睡的时候,外教见我们这样,竟然立即下决定说去池塘边上课,当时我们听到了简直觉得难以置信,无法想象课堂里的内容该如何去室外学习。我们到了池塘边上,大家都坐在喷泉边上或是长椅上。那节课正好学动词,他让同学们跑,走,跳,去体验每一种动词的不同,赶走了一下午的瞌睡虫。当我们与外教并排而坐,听着鸟叫,看着风景,发现原来外教也可以这样的平易近人。
   
不知不觉,外教快教了我们一年半了。我看过为一句话甚至一个单词要求我们反复重复练习发音的外教,也见过被同学的重复回答过程逗乐的他;我见过上课一丝不苟提问的严肃外教,但却也在回答问题的同学下意识说的时候,听见过模仿他们接出同音的АБВ的他;我看过检验作业严厉无私的外教,也做过外教布置的任人发挥而有趣的对话和幻灯片作业...
   
时光荏苒,越来越多的接触让我更加了解他,从而去更加理解由于他的文化带来的教育方式。他来自冬季严寒的北地,有如迎风雪般的顽强意志,有如寒冰般滴水不漏的态度,也有如柔美的伏尔加河般的善良。然而现在主流中传播着俄罗斯是战斗民族的言论,还带有一种不怀好意的揣测,甚至葡萄牙语维基百科认为,俄罗斯的文化是与伏特加酒相联系的。而一些没有接触过俄罗斯文化的人因为一组图或者一则新闻就被言论给引导。事实上许多人的这种观点就是产生于对俄罗斯的习惯、传统、文化了解的缺乏。各国的文化各有千秋,又怎能一言以蔽之?我这时更加感觉到与外教交流的重要性,我们不仅仅是师生,更是两种文化的载体、传播者。美国文化的主要内容是强调个人价值,追求民主自由,从高中美籍外教的课堂便可窥见一斑,我在那里学到了不但有美式口语,还有耳濡目染的美式教育思想。而在现在的外教这里,我学到了俄语知识,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俄罗斯这个国家的文化。
   
全球化的今天,我们需要用自己的学识去传播文化,同时也要用自己的胸怀去接收全球的文化,理解它们,借鉴运用它们。要知道这不仅是作为文化传播者的外教的职责,更是我们的责任。

"我与外教"全国征文大赛活动组委会办公室
电话:010-52480300  传真:010-689486369  邮箱:wetalent@waijiao.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