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征文作品大学生组 >  来自远方
六月有奖征文:来自远方

作者:黄浅莹 | 来源:江苏师范大学科文学院

Maturity  has everything to do with the acceptance of not knowing.成熟就是一种对未知的接纳,Mark Z. DanielewskiHouse of Leaves里这样说过。而在大学里遇见了Gio让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地了解。

我现在还记得Gio第一次走进教室时的情景。他左手反提着大而空的背包,右手握着一杯香浓的咖啡,在讲台上站定后,放下手中的东西,双手往桌子上一拍“Hello,guys!I’m  Gio.”顷刻间,教室里的同学们哄然大笑。基友?Gio也跟着大笑起来,似乎是早预料到这般情形,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并在后面画了一个不等号,拿出手机搜索一番,接着在不等号后面写上了歪歪扭扭的“基友”两个字,再紧接着不慌不忙地画了一颗爱心,后面写上girls。如此这般,全班更是笑得人仰马翻。这就是Gio,一个幽默而不失风趣的人。当然,他不仅仅是幽默,有时还很酷帅。有一次来给我们上课,从头到脚的朋克范,帅气的墨镜,用发胶定型的朝天发型,一身黑夹克,整个人的气势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而Gio真的很有感染力,他能够带动整个课堂的欢乐气氛,让大家紧紧跟随着他去深入了解所要学习的知识。他说中国人总是很内敛,但是在他的课堂上,必须把害羞扭捏通通抛到宿舍里去,在课堂上就要落落大方,说错了没关系,不会说也没关系,只要你肯说、愿意说,不要害怕未知的考验。Just learn to talk

慢慢的,我们互相熟稔。在之后一次我跟Gio的谈话中了解到,他曾有一段不美满的婚姻,有一个15岁的女儿跟爷爷奶奶在美国,而他自己孤身来到了中国任教。他说自己以前是少不更事,然后以调侃的语气说在经历了许多事情后自己也已经变成了成熟可靠的帅大叔了。这番话虽说的云淡风轻,但其中的辛苦我们也能想象得到。正也是这样让我看到了Gio对生活乐观的态度与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有趣的是,Gio还跟我提到了婚姻观。他说自己十八岁结的婚,我很震惊,他当时耸了耸肩,又有些懊恼与后悔。奉子成婚,负起了自己该负的责任,但是婚后的生活并不和谐,所以这段婚姻维持了几年也就结束了。我跟他说,在中国讲究门当户对,虽然现在大多数是自由恋爱了,但是家里面的长辈还是很看重这个,亦或是有的时候会拼命的催婚。就我身边普遍的现象来说,考大学之前,父母不让早恋,上了大学之后,每次回家,必问的问题就是,有对象了吗?Gio听完了后笑了笑又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他说在你们这个年纪,要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不要被一些常理所拘束着。当然父母那是关心你,所以要时常与他们谈谈心聊聊天,告诉他们你的想法,你的计划与安排。婚姻不是儿戏,而是责任,并非拿得起就放得下。当时我听的云里雾里的,现在回想起来反倒觉得这就是成熟的态度。于我们而言,未知的事情显得遥远而不可及,但是提前做好准备与计划迎接未知又何尝不可呢?

Gio在课上的时候经常告诫我们,要珍惜青春,更要拥抱青春。他在放寒假的时候独自一人去了印度旅游。回来跟我们讲述了他人仰马翻的度假旅程。虽过程历经坎坷,但也独有一番滋味。

再后来,他便要离开我们学校去其他学校任教了。在离别前的最后一堂课上,他跟我们说了很多,我已记不大清楚具体都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只记的他跟我们说,去年的今天,我在不一样的城市,走着不一样的路,想着不一样的事情,却在今年的今天与你们共同留下回忆。

Gio去过很多国家,也给我们讲述了很多他自己的经历。我从中收获的是那份独立的态度,成熟的心态。我不知道未来的未知是否美好,但是我充满相信的被励志着。

生命中总能遇见形形色色的人,来自远方的Gio给我流下了深刻的印象与感悟。虽然Gio已经离开了我们的学校,但是属于他的回忆永留在我的心间。

虽来自远方,却亦师亦友。如果可以,希望坚实的土地能够替我为一直前进的他送去祝福。

��我与外教��全国征文大赛活动组委会办公室
�� 话:010-52480300  �� 真:010-689486369  邮箱��wetalent@waijiao.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