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征文作品中学生组 >  报告,外教先生
六月有奖征文:报告,外教先生

作者:贺子煊 | 来源:江苏丹阳高级中学

  九月的天,已入深秋,凉意渐浓。天空中的暮色似乎在向教室聚拢。因为我找了班主任而错过上课铃的我站在门外,推门的手滞了一下,听见里面好听的男老师的纯正的音调:you must speak english in my class.otherwise, you will sit on the chair in front of the platform.”不禁兀自笑起来。又来这套?外教什么时候能变的有智慧一点?

    教室里积蓄了好久的暖气随着被急速推开的门“哗啦”一声蜂拥地流泻向门外,年轻的学生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故意大喊一声“报告!”外教的脸上闪着懊恼的神色,虽然没有听懂,但他倒是很确定我没有说英文。外教伤心得做出夸张的动作,大家也不禁大笑起来。我吐了吐舌头,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悄悄回到了座位。

又是一节外教课,我慵懒的趴在桌上,呆呆得望着窗外,暮时阳光在头顶上静流的云层上点染出或浅或深的波纹,一下了就心情大好,两只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但瞧见外教在黑板上写下的字时,我却一个激灵的坐了起来,这一课的主题居然是“western  films”。口语并不好的我坐在位置上不再言语,但是看着一个个被同学们写上黑板的片名,感到教室里的气氛愈发活跃。那一个个熟悉的场面又一次不可避免的在脑海里倒带。每一个场面都是一段温暖的记忆。他一边鼓励我们上黑板写下自己的所喜欢的西方电影,一边与旁边的女生交谈,我隐约可以听清他的声音,那一个个纯正的音节组成如潮汐般起伏的句子。记忆抽丝剥茧,延伸向无限远。

上节外教课上,我悄悄想着自己的事,想到最后居然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白痴的笑容,下一秒,抬头,就看到Mr howell脸上“啊!同学,看到你露出知道答案后的会心笑容,老师真高兴”的表情,外教轻轻的敲了敲我的桌子,“我?”自己指着自己的鼻尖。“Yes.”“。。。。。。。”连问题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有“知道答案后的会心笑容”呢?站起来后,却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没想到他却没有让我坐下的意思,脸更红了。接下来,接下来,简直是语无伦次且口不择言,别人看了都要着急,Mr howell却没有一点笑意出现,认真得纠正着我的每一个发音。忽然感到老师的脸上被打上了柔光,我仿佛看到,此刻的自己成为他认真眼眸中的唯一影像,一下子感到温暖已破土而出,顺着脚尖,肌肤攀爬上来,混入血液,迅速弥漫全身。一颗名为感动的种子,在心底,迅速长成遮天蔽日的模样。

而视野里的镜头总像是在倒着带,前进的齿轮转动一些,又立刻不甘心的返回一点,在有点久远的记忆里,我也发生过这样的糗事,曾经那么熟悉,如今险些忘记或无力记起的场景。他和那个温柔的小学语文老师那么像那么像,我当即愣在阳光明媚的秋日里,光线夹在风中扫过年轻的眉眼。一切像是一个温暖到令人心痛的梦境。暮时的阳光撞上窗户的边缘,仿佛断成了几条折线,我的眼眶猛地泛红,年华正好,繁华似锦,我的亲爱的老师啊,在我心底,占据了最温暖的位置。

所以,所以即使活到八九十岁,也一定一定会记得生命里曾有过这么一位老师,他不是最有经验的,也不是最严厉到令人闻风散胆的,但他却包容你所有的不标准发音以及开小差,从不生气,从不责骂,动作夸张,逗乐我们又鼓励我们自己上黑板写下自己所想的优秀的老师啊。

后来,他的每一句话都在我的脑海里打下清晰的烙印。

在校园小道上的相遇,一声很轻的“Hello!”晨风从耳后微微撩过,他的侧脸却巧妙的接住树荫微漏的光束。

在课堂上的调侃,他略带骄傲的与我们说起他的一位去了南京的学生,他逆光而立的身影好看到无以为继。

记得每一个交集,那么,最初的那个呢?

    九月的天,已入深秋,凉意渐浓。天空中的暮色似乎在向教室聚拢。我站在门外,推门的手滞了一下,听见里面好听的男老师的纯正的音调:you must speak English in my class. Otherwise, you will sit on the chair in front of the platform.”不禁兀自笑起来。又来这套?外教什么时候能变的有智慧一点?

教室里积蓄了好久的暖气随着被急速推开的教师门“哗啦”一声蜂拥地流泻向门外,年轻的学生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故意大喊一声“报告!”

暮时的光线跳跃过粉尘弥漫的黑板上的几个字——Mr Howell.明亮的灯光一瞬间熄灭,开场了,外教先生。

��我与外教��全国征文大赛活动组委会办公室
�� 话:010-52480300  �� 真:010-689486369  邮箱��wetalent@waijiao.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