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征文作品中学生组 >  我与外教-本心
六月有奖征文:我与外教-本心

作者:严沁怡 | 来源:梁丰高级中学

  

过往风景中,形形色色的存在让自己张开双眼,去发现不同的人。就国籍而言,相同国籍的人,拥有相同的文化底蕴底蕴,不同国籍的人,拥有是璀璨的观念风暴。我始终从内心抗拒平淡如一的生活,我更厌倦那些只求自己相安无事而缺少生活色彩的人,我从未敢高估自己的格调,只是去做些让生活变得斑斓的事。

外教带给我的第一份感悟是交际,是最基本的相处,是以心为媒介的相处。

  交际是一种关系行为,一种无边界的行为意愿与动作。从意愿来说,“交际”一词可贬可褒,传统思想观念让交际变得索然无味,甚至成为行为的禁区。时常,外教们似乎会因为你的仅一句英语而视你为朋友,朋友间的滔滔不绝总是海量的,在这海量中你也总会找到那一星半点的交集,此时你脱口而出一个与之相关的词,对方后继而来的交谈又将接踵而来。交际不必刻意,需要的只是脱离矫揉造作的行为,需要的只是两颗志同道合的心,需要的只是一个了然于心的眼神。在茫茫人海中找寻那双眼睛,找寻那份近乎相同的人生观或价值观,这绝非易事。即使是差距再大的人,有了这样的交际,是心灵的碰撞,交际造就的是交流,不同的人自然是沉默无语,而相同的人绝非侃侃而谈那样简单。通俗来说:这样的情感远甚于泪眼汪汪的蝌蚪找到青蛙妈妈。我始终相信缘分一说,缘分推开了交际的那扇门。进入大门的我们只需要去做那些我们忠于本心的事,不必躲藏,不必怯懦。曾经的我有着想要展现自己却因种种顾虑而掩藏的激情,在刻意的犹豫下错失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光芒。

  自领会了交际,我对外教开始持有偏颇的好感,不因异国人的好奇,是来源于内心的归属。时常的张口欲言,成了突破不了的障碍,更是有着类似于此的行为在我的生活中演绎着。后来接触了不少的外教,每个人都和我说过相同的话,而我也找到了那个说服自己的理由:“Just try.”告诉自己,既然没有做过这件事,那就去试一试 。于我而言,外教是我那份被掩藏着的激情的挖掘者,那句“Just try.”是我那份激情的归属地。与他们交流时,从眼底流露的热情,似乎是一团火聚集起的漩涡,沸腾着我,吸引着我,于是总喜欢和外国人用自己蹩脚的英语说些有的没的,话末,他们也总带上句“Good job!”这时拙劣的自豪感便油然而生。

  时间在递进,我在观望。于我而言,外教定义远不止于不同语种不同眼眸的教书人,外教是这个世界上除本民族以外的任何人。

  让我领悟自己,人生如戏,有平凡快乐,有荡气回肠,做好了这一秒的自己,去想想下一秒的自己该是怎样。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用眼睛去看,用心去看,看看这个世界需要什么,自己能做些什么。在过去的两年里参加了英国和美国的游学营,无论是从当地导游还是志愿老师,看到的不仅是东西方国家的南辕北辙,更多的是这个世界共同行走的路途。不忘历史,从历史中看向世界的未来,让过去的世界纷争成为地球村的沙尘土砾。

  生活来去,与一位位异国人的接触、交流、生活让我意识到:去忘了自己的身份,丢下自己的包袱,做一个纯碎的世界人。利益、权利的确是优胜劣汰的战略品,但偏执的思想顽固无疑是固步自封的前兆。我无法去了解所有异国人,更无法去认定他们的所有思想是正确的,但与他们的相处让我意识到:请去做一个好人。好人二字的实质正如它们的笔画一样简单,不用过多的阐述,从善良出发追求本心,将所想做到极致。再者请做一个勇敢的好人,政治家埃德蒙德·伯克曾说:“All that is needed for the forces of evil to triumph is for good men and no men to do nothing.”(恶势力获胜所需要的只不过是好人的袖手旁观。)请去相信任何可能性,忘了自己低微或是伟大的作为,以一名好人的身份,抱着一颗热爱一切的心去行动就好。相信自己也相信这个世界。就我而言,我狂热于艾玛·沃特森,确切来说我狂热于她的思想,而不是《哈利波特》中的“赫敏”。她被任为联合国妇女亲善大使,她给予了女性太多的可能性,我崇敬于她权利平等的观念,崇敬于她对所有群体的善解人意。他们是广为人知的伟人,是鲜为人知的外教。

  一个人,不论是谁,请正视自己的心,不能没有站出来面对这个世界的勇气,这是我的本心。任何人有权利去涉及,这个世界任何人有成为世界人的权利,就如艾玛·沃特森所说“If not me, who? If not now , when?” 外教与我,外教们与我们,我们身处这个世界 ;是我,是你,是他,每个人都是世界人。

“我与外教”全国征文大赛活动组委会办公室
电 话:010-52480300  传 真:010-68948636  邮箱:wetalent@waijiao.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