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征文作品社会人员组 >  德国外教安吉丽娜随我们在陇南支教
六月有奖征文:德国外教安吉丽娜随我们在陇南支教

作者:郑高 | 来源:兰州市外国语高级中学

德国外教安吉丽娜随我们在陇南支教
兰州市外国语高级中学   郑高
(一)“我没有时间”
德国人有很强的自我意识,总是很有计划地安排自己的事情,一般不会认同中国人的“计划不如变化”。他们认为自己的时间属于自己,别人休想改变他们的计划或者占用他们的时间。安吉丽娜·郝思佳(Angelina Horsinka)系德国海德堡大学(Heidelberg University)的大学生,学习亚洲文化,今年她跟我联系,希望能到兰州。而我今年在陇南支教,她就说愿意跟我来甘肃陇南的礼县盐官镇支教。我说,乡下的条件很苦,她说她不怕。在取得礼县二中领导的同意后,我们上报到教育厅,把德国大学生来礼县二中支教作为这学期的计划做了安排。
于是今年9月2日—9月28日,安吉丽娜在礼县二中支教。安吉丽娜用英语和汉语跟师生交流。短短的二十多天时间,礼县二中师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在离开前一晚,对我说:“我希望再来这个地方,虽然我现在还没有离开呢,就已经开始想这里了。”
说实话,我们的老师和同学们太热情,太友好了,在安吉丽娜实习期间,多次受到老师们的邀请去家里做客,她平时基本都在我家吃饭,全部的食宿都是我们无偿提供。当然安吉丽娜工作认真,生活简朴,待人友好诚恳,她不但把自己的学习、生活和游学经历介绍给了二中的学生,以鼓励学生跳出过于依赖父母生活的圈子,培养独立生活学习的能力,而且还把德国的文化、风土人情和习俗也介绍给了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另一方面,安吉丽娜的学习能力很强。在礼县二中师生的课外交流期间,她也大量地吸收了中国的文化,进一步了解了中国的风土人情、习俗和乡村文化。所以安吉丽娜在二中近一个月的支教是非常充实且有意义。作为安吉丽娜同学的实习指导老师,礼县二中校长自始至终关注关心她在支教期间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为了让她在二中全面了解中国文化,二中校长还委托本校老师培养她中国传统毛笔书法。安吉丽娜不但兴趣浓而且进步很快,她抄录的唐代王之涣的《登鹳鹊楼》毛笔书法将参加学校庆国庆书法展览。受部分老师之委托,安吉丽娜还为他们写了《登鹳鹊楼》以做留念,她的毛笔书法老师赵志雄还专门让人为她从天水刻了篆字书法印章一枚,并在她完成支教回国前还带她参观了礼县的很多名胜和礼县苹果节及礼县书法展。礼县二中乃至礼县的人对这位远从欧洲大陆来的支教老师热情、友好及无私的帮助让我们非常感动。
我对她说:“二中老师们对你太好了,如果在你们德国,会不会也这样对待中国人?”
她说:“德国人不喜欢叫别人到自己家里去,不喜欢请人吃饭。总是说,‘我没有时间’。”
我说:“那么德国人在工作之余干什么?”
她说:“喝啤酒。”
我说:“他们喝啤酒消磨时间,却不愿意为自己或者朋友做一顿饭吗?”
她说:“他们总是说,‘我很忙’。不喜欢别人打搅自己。”
而我们中国人,大部分人都喜欢朋友到自己家里来,喜欢花时间为朋友做饭。要是朋友致歉,我们会说:“我们不忙,不麻烦,你能来几次呢?”
德国人的利己与中国人的利他,截然不同。这种利己思想,中国人永远也不会去学习的。我们长于奉献,为子女、为老人,为家人、为朋友,为工作、为生活。我们的牺牲精神一直被称赞,要是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个利己之人,那他肯定是孤独无友的。然而,我们又会被各种人情所羁绊,不得自由,常常怨愤不平,觉得他人缺少感恩情怀,自己付出的太多,别人的回报太少。有人就会感慨:“人心不古,世态炎凉。”两相比较,德国人的利己也有他的益处。
(二)“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我们的助人精神一直被提倡,助人为乐成了美好品德。但是德国人却觉得你帮助他,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是你愿意这样做,他并不一定感动,更没有“礼尚往来”的意识。比如安吉丽娜。我给她讲“礼尚往来”的含义,希望她在接受好客的中国人的情谊时有所表示,也不至于让我——她的“中国妈妈”尴尬。但是她的思想意识不能被我同化,她依然觉得,中国人对她的好,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是你自己要对她好。
她长期在我家里免费食宿,从来不觉得不好意思。常常是她端坐着,等我做好饭,她只是动筷子。后来我实在忙,就叫她帮我,我做饭时候,她打打下手。做点细小的活儿,比如帮我拿件物什。有时候我们吃完饭,我叫她帮忙洗碗,于是她只是洗碗,手旁的碟子,碰都不碰。我叫她把碟子也洗了,她就洗碟子,锅却不刷。这时候,我教她什么叫做“举一反三”,什么叫做“有眼色”。她好像还是不大习惯“看眼色”行事。真正是“一拨一转,不拨不转”。
安吉丽娜觉得她的就是她的,没有分享的意识。我们出去旅游,准备吃的喝的,她啥也不准备。路上吃的的瓜果饮食,都是我们买来她吃喝,她没有买过一样食品,也没有客气过。景区门票和宾馆住宿费必须是我们明确提出她自己购买,她才动用自己的钱。她把我们对她的客气当作自然而然的事情,心安理得地接受,至大不过说声“谢谢”。偶尔她带过一次水果,路上,她自己取出来喀嚓喀嚓地吃着,从来不问一声“你们要不要来一颗”。要是她路上口渴了,她会只给自己买一瓶水喝,也不会问一声别人要不要喝水。我们中国人,要是同行,带的食品饮料或者买的东西,那都是大家共享的。要是大家都很熟悉,而你自顾自地买来吃喝,就不成样子。在饭馆吃饭,安吉丽娜从未主动付过款,当然也没有被动付过款,我们都替她付款。每次出游都是我们出车并包揽了她的饭钱。有一次,我们上山玩,我说:“今天的晚饭可能要在县城吃,到时候,你就主动付款,因为大家给你付款的次数多了,我都不好意思呢。中国人吃饭付款像打仗一样,喜欢给别人付款,你得抢到别人前头。”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而到了吃饭时候,同行的老师点了几样菜,七碗面,安吉丽娜对我说:“这么多饭菜,我只带了15元。”我还能说她什么呢,只好说:“那我来付款吧。”最后,是同行的老师抢先付了款。
一次我问,“在德国,朋友一起出去玩,食宿费用怎么付款?”
她说:“AA制。各付各的钱。”
我想,你怎么在中国不会AA制了呢?就又问:“那么,要是别人主动替你付了钱,你怎么办?
    她说:“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我说:“中国人是这样的,这次如果你付钱,那么下次就会他付钱。你们不会这样吗?”
    她说:“不会。因为每个人要自己付款。要是别人替我付款,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看来德国人就是这样。你中国人自己愿意替人付钱,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别想着德国人会领你的情,会还你的情。
    一次我们从徽县回来,我晕车,又感冒,困乏不堪,进门就睡了。晚饭没有做,她也没有过问我们怎么吃,就独自一人去饭馆了。倒是同一楼层的高三一名学生过来问,“老师,今天没见你们动火,晚饭吃啥?要不要我出去给你们买来?”
我昏沉沉睡到第二天。安吉丽娜也没有过来问一声我好些了吗。等到我能起身,我给她做饭时候,我讲了这个高三学生的问候,没想到安吉丽娜说:“在德国,你生病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言外之意,与她是无关的。
    当然,有道理。害病可不是你自己的事情吗,谁能怎么样关心你呢?
    我又问:“要是病倒了,无法自理,怎么办?”
   “那是你家里人的事情。”
不知道是我们多情了,还是德国人无情呢?那句“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觉得这正是中德文化的巨大差异。其实这样交往,简单。以后,我们就这样简简单单吧,不要自我多情,也不要冷漠。
我无意评判中德关系的是是非非,只是觉得,我们中国人对人太热情,太周到,与德国人的自我意识很不同。他们很放心地把孩子送到中国,很能锻炼孩子的自理能力。而我们常常怕孩子在陌生地方走失,怕孩子在外受欺负,因为我们一直有着被欺负的阴影,有着不安全感。我们出去,到外国,没有谁会把我们当做宝贝,没有人会抢着替我们付钱,没有人为我们提供免费食宿,不会无缘无故给我们送礼物。而我们对待外国人,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友好地款待。我们有时候听到周围的人说,外国孩子18岁就多么自立,其实是我们为外国孩子提供了安全保障和一切免费援助。谁会为我们的孩子这样做呢?我们的孩子到德国去,德国人不会因为你是外国人而热情款待你。所以,我们在深入接触了德国女孩后,我们该反思中国文化的优良及中国人待人接物的心理意识,比较德国乃至西方文化的理性及他们的自我优越感,不能盲目地埋怨我们的孩子娇养不自立。
安吉丽娜曾经是交换生,来到我家住了一段时间。她曾对我说,她和家人都不愿意对朋友们说她在中国留学,不然朋友们会很吃惊的。我觉得这个需要给她教导一番,我说:中国的朋友、老师、同学对你好不好?她说:好。我说:“中国人善良、厚道,对你热情友好;中国文华深厚博大优秀,你来中国学习,并没有辱没了你。你应该把在中国的实际情况和自己的感受,真实地告诉你们德国朋友们而不是回避谈论中国。中国人热爱各国的朋友,也希望各国的朋友热爱中国人。” 
(三)“我不用知道”
安吉丽娜的学习远没有我们的孩子们刻苦,所以,我觉得她学习亚洲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连皮毛都没有学到。文化的差异太大,而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原不是一个20岁女孩子可以学到的。已经大二的安吉丽娜小姐,其实连高二学生的作文都看不懂,文言文古诗词也是一句也不能理解,不能背诵一首古诗词。要是不懂古代文学,我以为要理解中国文化,基本是天方夜谭。
这些都且不说,就是她本国的文化,她也一知半解。回到兰州,我们去了兰州市画院,画院的老师们很热情,与她交流,说到德国的许多画家,她全都不知道。我说:“你回去可以了解一下这些画家,以后如果别人问到,你起码能知道他们的名字。”她说:“我不用知道。”
    好一个“不用知道”!我觉得很好。我们常常灌输给学生,记住这个名人,记住那个名人,他们的生卒年代、名、字、号,他们的艺术风格,及在历史上的地位和意义。背诵,考试时默写上去。常常为了考试,突击记忆,过不到半年,忘得一干二净。
    那些名人,各行各业的,你记得也好,不知道也罢,他们都存在过,都发生过影响。我们需要时可以百度搜索,了解一下,何必花巨大的时间精力去背诵呢?
    中德学习习惯的交流给了我很大的反思。
    礼县二中老师感慨道,我们学校自建校五十多年以来这是第一位外教,由于安吉丽娜认真履行实习职责,得到校领导、老师和同学的赏识,在二中留下美好的印象。我们也衷心希望二中能留给她难忘的印象,也希望她有时间再来礼县二中。安吉丽娜老师在二中的支教是圆满和成功的,我们希望从这次外教的支教能打开礼县二中通向世界的大门,为礼县二中走向国际化办学理念开个先河。我也希望,礼县二中老师们在接触了这位德国外教后,能有很多感悟。
 

“我与外教”全国征文大赛活动组委会办公室
电 话:010-52480300  传 真:010-68948636  邮箱:wetalent@waijiao.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