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征文作品社会人员组 >  走过我灵魂的外教们
六月有奖征文:走过我灵魂的外教们

作者:艾军 | 来源:河南农业职业学院

 从小到大,随着知识的增加和眼界的开阔,我头脑中逐渐有了外国人的概念和形象。但我生活在内地,很少有机会直接见到来自异国他乡的人。上大学的时候,我平生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见到了外国人——教我们英语课的外教;工作之后陆陆续续地接触过几个外教,对外教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

大学以前,我只在书本和影视资料上看到过外国人,感觉他们应该是一些热情奔放、大方有礼,有自己独特的思维和生活习惯的人。直到2005年我在广西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了外国人(我们的外教),从此,我对外国人(外教)的印象才逐渐丰满、立体起来。

我所遇到的第一个外教,就是当时受聘于广西大学的美国人罗伯特(男)。他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长着一双碧蓝的大眼睛和一张大嘴巴,平时总爱笑,笑的时候,嘴角上扬,露出俏皮的神情,发出洪亮的笑声。他右耳垂上带着一个金属耳环作装饰,一身打扮干净利落,好似西部牛仔。他精力旺盛,幽默风趣,教学认真负责。虽然只代我们一学期的课,却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罗伯特讲课很认真,有时为了纠正我们多数学生所犯的一个发音错误,他会用很夸张的 “表演”给我们做发音示范,重复几遍之后,结果班里每一个同学都牢牢地记住了那个发音。有时候他给我们上课也会和我们谈一些书本之外的话题,例如他说他喜欢打篮球,谈起了他崇拜的偶像,又谈到了中国篮球明星姚明……一堂课下来,喜欢篮球的同学被他的讲解深深吸引,不喜欢篮球的同学也接受了一次篮球知识和文化的普及,听得饶有兴致。后来,我听到一些同学给他起了个绰号(我相信是出于喜爱而起的),叫“小萝卜头”,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蛮有意思的。

参加工作以后,我又接连认识了几个外教,他们都给我留下了友好、热情、认真严谨的印象。

我所在的单位是位于郑州东部的一所公办高职院校,从2009年起,为了适应英语专业学生学习英语口语的需要,开始聘请外籍教师授课。我校聘请的第一位外教是汤姆(男),来自美国,五十多岁,一个人在中国生活。他是一个瘦削的高个子,皮肤白皙,平日里不苟言笑。他给我们系学生讲课比较认真,而且经常鼓励同学们多说英语,说好英语。我们的学生跟着这个外教学到了纯正的英语发音和英语表达技巧。此外,汤姆还为同学们介绍许多西方文化知识,他说语言和文化密不可分,所以同学们在学习英语的过程中也一定要学好西方文化。因为我们学校首次聘用外教,所以在为外教提供工作、生活条件等方面做得还不够好,但我们还是克服困难,尽最大努力地去帮助外教,为他提供良好而完善的工作和生活保障。

我校第二位外教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美国小伙子,名叫施恩。他英俊的面容,高大健壮的体格,最受我系女生的青睐。除了认真完成教学任务之外,施恩还很乐于配合系部的安排做一些其他工作,比如担任我校英语协会举办的“英语角”的指导教师,参加我系师生举办的“圣诞晚会”,甚至作为主力队员参加我系教工篮球赛并帮助系队夺冠。施恩是个实诚、友爱的人。有一次我们几个年轻人和他一起吃饭,他品尝到了从未吃过的河南地方特色菜,很高兴;我们几个想知道他的酒量,就“不怀好意”地劝酒,他连喝几杯白酒,干咳一阵,显出痛苦表情的时候,我们知道了他的酒量,就不再劝酒了,但是他的实诚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有一次,施恩远在美国的父母来我们学校探望只身一人在中国工作的他,他热情友好地向系部领导介绍,并且还带他父母与他所教的学生交谈、合影,仿佛我们全校的师生都和他是一家人似的。我们也很乐意帮助他,例如我们帮他领取快递、购买一些一般商店没有的进口日用品等。后来,施恩因女友(中国人)在上海工作等私人原因,不得不离开我们。但是,他带给我们的快乐、友爱、实诚、坚毅等满满的正能量永远留在了我们心中。

后来,我们又聘请了一位同样来自美国的三十多岁的外教卡尔(男),虽然他平时不苟言笑,但他漂亮的妻子(美国人,受聘于郑州另一所高校)和可爱的女儿好似两个活宝,陪伴在他的身边,成为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卡尔平时上课认真负责,严格守时,受到同学们的热烈欢迎。课余时间,他们一家三口徜徉于校园,调皮而大胆的学生们主动和他们打招呼、交谈,不时逗弄一下他们可爱的“白雪公主”,他们也毫不生气,反而很开心、很热情。在新生报到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的出现,为我系的招生工作平添一抹亮色,增加一份温馨。

现在我们的外教是沃尔特(美国人,五十多岁),他是一个胖胖的、可爱的老头儿,虽然也不会说汉语,但他格外热情。他上课喜欢跟同学们讲故事,同学们听着引人入胜的故事能够联想到很多事情。有时候他会带学生到户外上课,例如在校园的八角亭中,同学们围坐一圈,他在中央侃侃而谈,不时与大家一起交流互动,阵阵爽朗的笑声飘散很远。因为我的办公室和他的住所在同一栋楼的同一单元,所以我们上下楼梯时经常会见面。每次见面,他都热情地跟我打招呼,之后我们会聊一会天。有时周末我带两岁半的孩子去学校玩,被他看到,他老远就向我们打招呼,以他独特的方式逗弄着孩子。有时孩子正在哭闹着,经他一逗,马上就变乖了——这不得不使我惊叹于他在哄孩子方面的神奇魔力。沃尔特爱看书,好学习,好像在攻读博士学位。他的女朋友在乌克兰,这个寒假他要去那个不太安宁的地方找她。因为年龄和身体的原因(他的右腿受伤了),半年后他的聘期结束的时候,学校领导可能不再续聘他了,听到这个消息,他只说了一个词:disappointed

我将来可能还会见到其他的外教,但是曾经遇到过的这些外教们都珍藏在了我的记忆中。在我的生活和工作中,因见到外教而有一种莫名的欣喜;在我和外教们的接触中,我逐渐体会到外籍教师们的魅力:工作中,他们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不惧辛劳、认真负责;生活中,他们洒脱乐观、诚挚友善。他们遵守我国教育法规,担负关爱、教导学生之责,为我们党和国家的教育事业做出了独特的贡献。我要衷心地向外籍教师们道一声:谢谢你们!

“我与外教”全国征文大赛活动组委会办公室
电 话:010-52480300  传 真:010-68948636  邮箱:wetalent@waijiao.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