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健司先生
作者:富铁民              来源:黑龙江外国语学院

       提起纐缬健司,学院上下都知道,他是位深受学生欢迎的日本外教。他个子不高,笑眯眯地很平易近人。由于他名字的汉字很复杂,大家都叫他:健司先生。

算起来我与他相识已有十年了。当时,我担任日语教研室主任,他是日语教师。因为年龄相近,我们有不少共同语言。很快我就发现,健司先生很受学生的欢迎。

学生们告诉我,健司先生在认真完成教学工作之余,广泛接触日语专业的各年级学生,组成了学生课外学习小组,每个周末都开展各种活动,极大地丰富了学生们的课余生活,提高了日语的听说实用能力。

为了支持健司先生的工作,我也经常去参加学生课外学习小组及沙龙活动。

有一天,学生们说健司先生要组织学生将我的自传小说《飞越东海看樱花》译成日文。于是,由健司先生和我领头,成立了学生课外翻译小组,历时一年多的辛勤工作,圆满地完成了这本书的翻译工作,并印刷出版。

除了分送给众多学生之外,健司先生还在回国时,赠送给日本新潟市市民学校的日本学生们,还召开了专门的学习会,受到了很高的评价。有日本读者说:“看了这本书,使我了解了以前不知道的中国。”还有的说:“这本书,使我改变了对中国及中国留学生的印象。”

后来,健司先生参观了位于平房区的日军731部队罪行陈列馆之后,他多次自费带领日语专业各年级学生去陈列馆参观,并为展馆的日文标识进行校对修正,还为展馆翻译了大量的日军罪行证言材料。

看到这些,使我十分感动。我觉得健司先生一位日本人,对教学工作这么敬业,又这么有民族良心,不图名利,不求回报,十分可贵。我作为中国教师,应该全力支持协助他。

就这样,我也加入到学生课外活动小组之中,不管刮风下雨,寒冬酷暑,自费往返,来回要四个小时。我们数年如一日,坚持带领学生前往731日军陈列馆学习中日战争历史,并为展馆提供各种服务。

几年来,我们组织多届学生为731陈列馆及哈市社会科学院731问题研究所翻译并录入了一百多万字的日军罪行证言资料,还翻译了中文原著《飞越东海看樱花》,日文原著《二龙山》等书籍。

辛勤地耕耘也带来了丰收的回报,在学院日语专业的一届届学生中,像传接力棒一样,通过在校几年的课外小组活动,使他们的日语水平不断提高,涌现了众多的优秀学生。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提起他们,我们教师如数家珍,分外骄傲和自豪。

其中首届学生翻译小组组长陈惠萍,现在已是亚洲名校——日本东北大学的在读博士。该届翻译小组中的五人,同年考入天津外国语大学研究生院,其中一位女学生田阳,考入的还是该大学研究生院的日语口译专业,连导师都很惊讶,问她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据不完全统计,历届在校常年参加健司先生的课外沙龙的学生,成绩都提高很快,毕业后赴日本继续升学,或在国内知名企业从事对日贸易工作的数不胜数。对此,健司先生付出了多年的大量心血,功不可没。

在以上多年的共同工作中,我与健司先生互帮互学,合作非常愉快。

目前,健司先生还在为建立731日军罪行陈列馆黑龙江外国语学院分馆而积极地工作着。

时间真快,一晃儿十年过去,正所谓:铃声催得容颜老,粉灰染成鬓发斑。

健司先生已七十出头,我亦是白发染鬓了。

在黑龙江外国语学院的教学工作中,我有幸结识了健司先生这位热心于日语教育,正直善良,富有民族良心的日本友人,使我受益匪浅。

在今年教师节到来之际,我衷心地祝愿纐缬健司先生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黑龙江外国语学院 教学质量督导与评价中心

督导教师 富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