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亲爱的朱蒂斯女士
作者:沈佳音              来源:上海外国语大学

    Judith是我大一入学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外教,也是我第一个来自黎巴嫩的外教。不过她的阿拉伯语很差,因为从幼儿园到大学,都在英国的学校读书,所以讲英式英语。她博士读的是国际金融,所以对我这个英语教育专业的学生来说,与Judith的师生缘分也只有大一的口语课了。她的口语课是非常轻松有趣的。虽然比我们年长二十岁,中间有一轮又一轮的代沟,可她总是会问问我们,最近流行的是什么,我们在看什么电影,听什么音乐,我们想要她讲什么内容。她不会忘记任何一位同学,会请口音不太好的同学有空时去她办公室纠正语音语调。她对所有同学一视同仁,考量成绩的方式取决于学生是否努力认真。而对我而言,她亦师亦友。

    一次,我正在讲台上做小组展示,讲的是逾越节的起源,用的是我自己从圣经中直接截取的选段,只见坐在最后一排的Judith神色凝重,我越讲越觉得不对,内心十分慌张。等到点评时,她果然表示对我们组的表现很失望,演讲的内容非常混乱,尤其是我的部分,反而让同学们听得非常迷茫。班里同学也是第一次见到Judith给出差评的严厉模样,全班陷入了一种不敢出声的寂静。要知道,她一般都会表扬外加鼓励我们的。看着她在笔记本上写写划划,我心想,这学期口语课的满绩正在离我远去,同时也觉得委屈,因为我为了准备这个展示,把圣经原文读到了《出埃及记》。随后的小组展示条理清晰,内容详实,相比之下,我们组的更显逊色,我的心情也愈加苦闷了。

下课的时候,等全班同学都走了,我留下来找Judith做更详尽的个人反馈。从第一排走向最后一排,我的眼泪涌了出来。Judith见状就有些慌了,不过她还是选择看着崩溃的我,慢慢地、冷静又负责地告诉我,她不满意是因为原本对我们抱有很大的期待,是因为我不该想当然得以为大家的英文水平都很好都看的懂圣经选段,是因为我没有采取更清晰的叙事方式。她建议我去找一个犹太人给自己的孩子讲逾越节使用的动画短片,辅以自己的文字总结,就可以更清晰直观地传达信息了。听到这里,我已经平静了很多,也在思考她指出的我的不足。最后她说,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重新做这部分的展示,我如蒙大赦,Judith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她这才卸下了严厉老师的包袱,也开始抓狂,同我说,希望我不要觉得她是一个“monster”,她完全不想言辞犀利到学生会哭的地步,她希望我们把她当作朋友。我忙说没有没有,绝对不会可怕,我得到了很细致的反馈和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很开心。这件事之后我才知道,外教们是真的非常严谨和公平的,同时也期待自己的学生能有同等认真的态度真正地学有所得。

    大二之后我接管了学院英语角的运营工作,与组员讨论后遂决定去请一些母语者来陪学院的同学锻炼口语。最快捷的途径便是请外教老师。有老师本身非常繁忙,总是遗憾不能到场。而英语角的时间原本是Judith的办公时间,会有很多同学预约去解决各类问题。为了支持我们,她还特意作了调整,把办公时间提前。每一周她都会提前来,与我们一起布置英语角,认可我们为每周活动所做的准备工作。看到其他小语种专业的同学犹豫要不要开口讲英语,她也会很热情地与他们搭话,鼓励他们开口说。有时,同学们会问她关于某些事情的意见,若是涉及她不懂的领域,她总是会直接表明她需要做一些研究,才能告诉我们她的观点。英语角结束时,她也总与我们一起收拾东西,整理现场,等到晚上七八点天都擦黑了送走最后一批练习口语的同学之后才回家。听小组员讲,她每次口语课前都会替我们宣传英语角,鼓励同学们来练口语。这让作为运营团队的我非常之感动,也觉得非常幸运,能有这样一位老师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来支持我们。

    Judith就是这样一位亲切又严格的老师。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一名学者应有的严谨认真,也看到了良师益友应该是什么模样。能够在大一认识这样一位老师,我何其幸运!



作者:沈佳音

目前所在学校:上海外国语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