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和他的小伙伴们
作者:袁帅              来源:山东大学

我来自外国语学院新开设的法英国际组织班,是一名大一学生。Chris是我们的法语外教,教授我们法语视听说和法语写作课程。

初识Chris,是在第一节外教课上,我依然清楚记得那时的场景。我因为大课间领教材而迟到了,来到教室门外时,课已经开始。我站在门外,有些忐忑:“天啊,第一节课就迟到,里面还是从未见过的外教老师,是不是太不礼貌了啊。”踌躇了一会儿,我还是敲了门,没成想还没来得及拉开门把手,门从里面自己开了。眼前一个身子笔直的白人男子友善地冲着我微笑,我满怀歉意地要鞠躬,不料见我鞠躬,他竟也鞠起躬来,并示意我入座坐好就好。没见过这架势的我,不安与局促荡然无存,由衷对这位络腮胡的友善外教产生好感。

后来的课上,我们和Chris渐渐熟识。我们知道了Chris来自法国巴黎,毕业于著名的索邦大学,掌握中法英三语(程度略有不同,法语母语,英语熟练,中文交际),来中十年,曾在北语和武大学习,有一个中国女朋友。

再后来,我发现,学生和老师竟也会有这么多的故事。Chris在我们心中可以有那么多形象。

  

课堂欢乐多

Chris的每一节课都令人期待,因为永远猜不透会有怎样的话题,怎样的互动,怎样的情景。

 

上课的语言就是很大的欢乐点。因为我和同学们是法语初学者,而Chris中法英皆可使用,所以为了上课的时候尽量让我们听懂而又锻炼我们的听力,Chris会使用一种很魔幻的语言使用方式,即“中法英三语贯通法”。具体说来,Chris首先会用法语表达,说到关键或者更为深入的东西时会使用英语,如果有些英文词我们没听懂,则会尽量使用中文。一方面我们会吐槽Chris的英文(Chris尽量避免使用英文且法国人说英语会有浓郁的法国味);另一方面,我们又不得不佩服Chris对中文的习得,虽然Chris说中文自带腔调十分有趣,但Chris本人有一双深邃的大眼,且有非常丰富的表情动作,所以说中文时自带萌点。

 

行走的维基百科

和Chris相处久了,一个很直观的感受是:他为什么什么都知道!Chris放佛一部行走的在线的维基百科!在课堂上,Chris会抓住一切机会普及各种知识。不管是地理,历史,生物,天文,社会,只需有一个话题导火索,那么接下来绝对有知识干货。记得一次,教材里一个篇章,出现了Lyon(里昂,法国城市),Chris会问“ou est lyon(里昂在哪)? ”当收到例如en france(在法国)或是其他更不靠谱的答案之后,Chris会嘟嘟嘴说“je vous montre(我展示给你们看),”然后在电脑上打开法国地图,或是随性在黑板上画一个五边形简易法国国土。接着眉飞色舞地指着一个点一个点,“这儿是马赛,图卢兹,斯特拉斯堡......”若是文章出现lybie(利比亚),好了,那接着展示的就是世界地图,然后再次神情昂扬指着给我们说这儿是利比亚,这儿是苏丹...... 留下不自禁在座位上“哇哇!”佩服不止的我们。

在我们知道Chris竟能说出所有中国省及省会并能标出他们所在的方位并亲自演示给我们看后,在我们亲测Chris认得所有国家国旗后,我们毫不怀疑对Chris来说,世界尽在眼底。

 

高能佛学者

可曾想,脑中下载了世界地图的Chris,还是巴黎索邦大学的一位考古博士,考古专业领域还与中国佛教相关。这也就不难解释Chris为何可以不假思索地说出“安徽九华山供奉着地藏菩萨,山西五台山供奉着文殊菩萨,浙江普陀山......”也不难理解Chris手腕上会缠着佛珠,一提到与佛相关的事物就很是来劲。为此,我们笑称,Chris不再是“克里斯多夫”,而是“克里斯多佛”。而Chris很是会意,我们这样叫他,他会捂着涨红的脸说,“non non non, vvous etes mechants”(不不不 你们太坏了)。

 

认真的育人者

虽然Chris热情风趣,课堂不按套路来,但这恰是视听说课程的必然要求,就交互性来说,Chris完美做到。针对一个问题,Chris会走到每个同学跟前,一个同学一个同学地问,保证每个同学都有发言机会,且非常有耐心,纵使我们磕磕绊绊,他也不会随意晃过去,而是加以引导,让我们完整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这学期开了写作课程,Chris的严谨得到了充分体现。面对繁杂的法文书写规则,Chris细致讲解,认真投入,干货十足,严谨程度与视听说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这也更让我们佩服Chris对课程的把握。

 

打成一片

Chris不仅在课堂上和我们互动多多,在课下,Chris更是我们的好朋友!

约饭

周一周二上午最后一节Chris给我们上课,课后我们会和Chris一起吃午饭,从一开始我们问“nous mangeons ensemble(我们一起吃饭嘛)”到后来默契地“ensemble(一起否)?”饭间我们会讨论身边各种趣事。每周这个时候外院教职工餐厅门口桌子上,有一幕场景:几个男生和一个外国人边吃饭边激情交谈,时而用英文,时而交杂着中文和似乎是法文的语言。时间充裕时Chris也会和我们在校外用餐,我们会互相推荐美食店铺。

约球

Chris和我们有共同的兴趣—羽毛球!纵使我们每周课时很多,任务繁重,依然挤出来了周一晚上作为固定的约球时间。从七点一直打到九点体育场关门,交流战术,一起运动,我们乐此不疲。

 

中国式法国人

Chris来华有近十年了,他的行为和思想有了明显的中国化同时又保留了自己的独特品质。

最明显的表现是,他接受了很多中国习俗,中餐吃得多,筷子用得溜。Chris虽说着“les francais sont toujours en retard”(法国人总是迟到),但他却从不迟到,虽说“les francais sont tres arrogrants”(法国人很傲慢),但他却非常的gentil(绅士温和),比如我们吃饭时如果和其他不懂法语的同学在一起,他会非常努力地说中文,确保在场者都能听懂。如果有同学因事迟到而慌张入班,Chris并不会生气,而会说“tu es tres francais”(“这很法国”,因法国人以迟到闻名),不仅幽默一番,而且化解了同学的不安。

世界对法国人的印象是浪漫多情的,而Chris不仅具有浪漫特征,还更接地气,Chris年轻时游览多国,留下很多足迹,现在(虽依然很年轻)经常和我们谈论人生规划, 社会环境等很现实的问题。他十分努力地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

我一直觉着“中国人民好朋友”这个说法很耐人寻味。而直到认识了Chris后我才真正体会到一些这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Chris尊重中国传统与习俗,执着不懈地学习中国知识,热心于跨文化的宣传并耐心友善对待周围人。这也许就是千千万万“中国人民好朋友”的代表或者说缩影吧。正是这样一波奋斗在中国的老外助力于我国与世界更加互相了解,助力于世界舞台上跨文化交流更加繁荣。

Chris与女朋友的婚事已提上日程,明年Chris就会正式成为一位中国女婿。祝福他,愿他在中国生活愉快!愿我们的情谊更加深厚!


  

姓名:袁帅

所在学校单位: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